目前日期文章:201205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從前有個書生, 和未婚妻約好在某年某月某日結婚。到那一天, 未婚妻卻嫁給了別人。 書生受此打擊, 一病不起。

家人用盡各種辦法都無能為力,眼看奄奄一息。

這時, 路過一遊方僧人,得知情況,決定點化一下他。僧人到他床前, 從懷裡摸出一面鏡子叫書生看。

書生看到茫茫大海,一名遇害的女子一絲不掛地躺在海灘上。

路過一人, 看一眼, 搖搖頭, 走了……

又路過一人, 將衣服脫下,給女屍蓋上, 走了……

再路過一人, 過去, 挖個坑, 小心翼翼把屍體掩埋了………

  疑惑間, 畫面切換. 書生看到自己的未婚妻. 洞房花燭,被她丈夫掀起蓋頭的瞬間……
 
  書生不明所以。

  僧人解釋道:看到那具海灘上的女屍嗎?就是你未婚妻的前世。
你是第2個路過的人,曾給過他一件衣服。她今生和你相戀,只為還你一個情。

  但是她最終要報答一生一世的人,是最後那個把她掩埋的人,那人就是他現在的丈夫。書生大悟,唰地從床上做起,病癒。

 

《本篇文章來自網路,純粹與他人分享法喜,不做任何商業用途,若有侵權煩請告知,馬上刪除。》

, , , , ,

shinwu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 有個年輕貌美的少女,出身豪門、多才多藝,她家的門檻都快被媒婆踩斷了,她仍不想出嫁,因為她始終都在盼望如意郎君的出現。
   有一天,她去廟會散心,在萬頭攢動的人群中,瞥見一名年輕男子,心中確知就是她苦苦等待的人,然而,場面雜沓擁擠,她無論如何都無法靠近那人,最後眼睜睜地看著心上人消失在人群中。之後,少女四處尋找此人,但這名年輕男子卻像是人間蒸發,再也沒有出現。落寞的她,只有每日晨昏禮佛祈禱,希望再見那個男人。她的至誠,感動了佛心,於是現身遂其所願。

  佛祖問她:「 你想再看到那個男人嗎?」


  「是的,哪怕見一眼也行!」
  「若要你放棄現有的一切,包括愛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呢?」
  「我願放棄」少女為愛執著。
  「你必須修煉五百年,才能見他一面,你不會後悔吧?」
  「我不後悔」斬釘截鐵。


   於是女孩變成一塊大石頭,躺在荒郊野外,四百九十九年的風吹日曬,女孩都不以為苦,難受的卻是這四百多年都沒看到一個人,看不見一點點希望,才讓她面臨崩潰。最後一年,一個採石隊來了,相中了她,把她鑿成一塊條石,運進城裡,原來城裡正在建造石橋,於是,女孩變成了石橋的護欄。就在石橋建成的第一天,女孩就看見了那個等了五百年的男人!他行色匆匆,很快地走過石橋,當然,男人不會發覺有一塊石頭正目不轉睛地望著他。這男人又一次消失了。

  佛音再次出現:「滿意了嗎?」

  「不!為什麼我是橋的護欄?如果我被鋪在橋的正中,就能碰到他、摸他一下了!」
  「想摸他一下?那你還得修煉五百年!」
  「我願意!」
  「很苦,你不後悔?」
  「不後悔!」


   這次女孩變成了一棵大樹,立在一條人來人往的官道上,每天都有很多人經過,女孩每天觀望,但這更難受,因為無數次希望卻換來無數次的希望破滅。若非前五百年的修煉,女孩早就崩潰了!日子一天天過去,女孩的心逐漸平靜了,她知道,不到最後一天,他是不會出現的。又是一個五百年啊,最後一天,女孩知道他會來的,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動。他終於來了!還是穿著她最喜歡的白色長衫,臉還是那麼俊美,女孩癡癡地望著他。這一次,他沒有匆匆走過,因為,天太熱了。他注意到路邊有棵大樹,休息一下吧,他想。他來到樹下,靠著樹根,閉上雙眼睡著了。女孩摸到他了,而他就緊靠在她的身邊!但是,她無法向他傾訴這千年的相思。只有盡力把樹蔭聚攏,為他遮擋毒辣的陽光。男人只小睡片刻,因為他還有事要辦,他拍拍長衫上的灰塵,動身前一刻,他回頭看了看,又輕輕撫摸一下樹幹, 然後,頭也不回地走了!

  當那人逐漸消失的那一刻,佛祖又出現了。

  「你是不是還想做他的妻子?那你還得修煉。」
  女孩平靜地打斷了佛祖的話:「我是很想,但是不必了。」
  「哦?」
  「這樣已經很好了,愛他,並不一定要做他的妻子。」
  「哦!」
  「他現在的妻子也曾像我這樣受苦嗎?」女孩若有所思。

  佛祖微微點頭。


  女孩微微一笑:「我也能做到的,但是不必了。」
  就這一刻,女孩似乎發現佛祖微微地吁了一口氣。
  女孩有些詫異:「佛祖也有心事?」
  
  「這樣就好,有個男孩可以少等你一千年了,為了看你一眼,他已經修煉兩千年了。」佛祖臉上綻放著笑容。



《本篇文章來自網路,純粹與他人分享法喜,不做任何商業用途,若有侵權煩請告知,馬上刪除。》

, , , , ,

shinwu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小和尚:施主~妳離我越近,我離佛越遠

女施主:小和尚~我就是佛祖的化身

 禪堂中死一般的寂靜,寂靜得似乎空無一人,只有守關的老禪師心中清楚,

參加這次閉關的四十名法師今天已經到了最後一關——破生死關

生死觀亦稱情欲關,情欲不斷,生死難了,但願這些法師今天能不出意外,順利過關。

就在守關老禪師擔憂默禱中,門外傳來了陣陣爭吵聲,是禪堂外護關的師父與一名女子在爭吵,老禪師輕輕打開房門想勸阻爭吵,可就在這時,那名女子猛地推開了房門,突然一步闖進了禪堂,守關法師再想攔時已經遲了。

隨著門響四十位閉關的法師幾乎同時睜開了眼睛,他們被眼前的這位女子驚呆了,一位亭亭玉立的美麗少女,是那樣的秀美、端莊、俏麗、輕盈,她的目光掃遍了每一位端坐的禪師,並報以淡雅溫柔的一笑,那攝人神魂的一瞥,那動人心魄的一笑,足以讓每一個見到她的人終生難忘。

 

守關的老禪師恭敬地合掌相問:「請問女施主進我禪堂,不知有何貴幹?」

少女:「阿彌陀佛!得知眾位法師在此閉關,我特來供養每位法師僧鞋一雙,請老禪師慈悲,滿我心願。」

老禪師:「既然如此,請施主將僧鞋留下,待出關之後老納替施主分發便是。」

少女輕輕一搖頭,含笑答道:「我發願將每雙僧鞋親自為法師們穿上,

請禪師慈悲,這樣既滿了我的宿願,也滿了諸位法師的難言之願。」

 

此時禪堂中四十位法師一聽少女要親自為自己穿上僧鞋,無不怦然心動,個個面露欣喜之色。

老禪師無奈地歎息一聲,合掌應道:「既是如此,施主請便。」

少女輕移蓮步,依次為每一位法師躬身穿鞋,那姣美的笑臉,那柔軟的雙手,那阿娜的身姿,那沁人的幽香,使每個法師無不暗暗自慨:「能與此女相伴一日,死也足矣!」

當少女為最後一位法師穿好僧鞋,準備離開禪堂時,才發現禪堂的門已經被鎖死了,少女來到老禪師面前問道:「師父將小女子鎖在禪堂內,不知有何打算?我怎麼出去啊?」

老禪師面沉似水,冷冷說道:「你今天還打算出去嗎?」

少女:「是啊,僧鞋已經發完了,我也該回家了。」

老禪師:「寧攪千江水,莫動道人心!你今天攪擾了我禪堂內四十位法師的道心,你還打算活著走出禪堂嗎?」

少女驚慌地問道::「我是來佈施僧鞋的,法師們見色動心,難道是我的錯嗎?快把門打開放我出去。」

老禪師:「放你出去很簡單,但你得把一樣東西留下。」

少女:「請問法師你想要把我的什麼東西留下?」

「你的命!」老法師斬釘截鐵地說。

少女淚眼流情、楚楚動人地跪倒在老禪師面前委屈地問道:「為什麼要我的命?」

 

老禪師:「因為你今天種了一個惡因,在你面前只有兩條路:

一.你將四十世輪迴女身,分別嫁給這四十位因你而動心的法師,他們也將輪迴在六道,不論他們投生在那一道中,你都得隨業嫁。

 二.就是你今天死在這裏,斷了這四十世輪迴之因。」


少女驚恐地睜大了美麗的雙眼,任由委屈的淚水流下面頰,:「我再沒有別的選擇了嗎?」

「是的!兩條路由你自己選。」老禪師堅決地回答道。

少女緩緩地對老禪師說道:「麻煩您給我找一條絲絛,我寧可把命留下,也不願再輪迴四十世女身。」

聽到少女的話,禪堂裏的四十位元法師全部驚呆了,看到剛才還是嫵媚動人的少女如今卻是神色凝重地手持絲絛,慢慢地走向門前去結束自己美麗而寶貴生命,無不為之惋惜。

少女自盡了,就吊死在禪堂門前的橫樑上,那曾經是春情勃動的生命,如今已灰飛煙滅,

那曾經豔如花蕊的臉龐,如今已蒼白冷漠,但仍不失她的美麗。

 

三天以後,少女的屍身開始散發出腐臭,蒼白美麗的面頰也變了顏色,可老禪師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,每天護守著禪堂內這四十位閉關的師父們。隨著時間一天天的推移,

少女的屍身一天天也在發生著變化,原本婀娜苗條的身軀,現在已經腐爛的臃腫不堪,那曾經令人心動的面孔如今變成淡綠色,不斷滲出的腐液,散發著令人作嘔的惡臭,閉關的師父們已經無法忍受了,想要請老禪師打開門窗換換空氣,並把這具女屍移出去,可老禪師仍然像無事人一樣,繼續無言地守候在禪堂內。

 

第七天,四十位閉關的師父們,面對著這具奇臭無比又令人恐怖的女屍再也忍無可忍的時侯,女屍身上的一塊腐肉脫落了,裙子和褲子也同時脫落了,這時大家才看清,腐肉脫落的地方露出了駭人的白骨,上面爬滿了蠕動的腐蛆。大家再也控制不住了,幾乎是同時作嘔起來。

 

老禪師緩緩地從蒲團上起來,面對大家冷冷地說道:「大家想要出禪堂嗎?」

「對!」四十個人同聲回答。

老禪師:「那好,誰能回答上我的問題,就可以出去了,想回答的請舉手。」
四十個師父同時舉手。

老禪師回手一指身邊的女屍問道:「她是誰?」

四十個閉關的師父全愣住了,啞口無言。

老禪師站在女屍面前大聲問道::「告訴我,她是誰?是那個令你們神魂顛倒想入非非的少女嗎?」

「不是!」回答整齊!

老禪師:「現在你還打算和她廝守終生嗎?」

「不!」異口同聲!

老禪師:「這個世界上還有讓你們值得動心的女人嗎?」

「沒有了!」斬釘截鐵!

老禪師大手一揮:「好,出關!」

女屍身上蒙著一塊黃布,被四十個出關的師父們抬出來了,師父們並沒有散去,

因為他們心中還有一個結:「她是誰?」

 

老禪師神情莊重地帶領著大家向停放在地上的女屍頂禮匐拜後,對大家說:

「你們不是想要知道她究竟是誰嗎?我走以後,你們自己看吧。」

說完老禪師轉身走回了自己的寮房。

 

當大家緊張地掀起蓋在女屍身上的黃布時,全部驚呆了,這哪裡是他們抬出來的腐爛女屍啊?

原來是寺院裏的一尊觀世音菩薩聖像,大家恭敬地把觀音菩薩聖像安頓好後,才想起應該問問老禪師是怎麼知道的?

大家發瘋般地跑到老禪師的寮房時,老禪師已經圓寂坐化了。

 

 

《本篇文章來自網路,純粹與他人分享法喜,不做任何商業用途,若有侵權煩請告知,馬上刪除。》


, , , , ,

shinwu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