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105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洪州(江西省南昌縣)的水潦禪師,是唐朝時候的僧人,生平不詳,只知道他得法於馬祖道一禪師,屬南嶽下二世法系。

水潦和尚初次拜訪馬祖道一禪師的時候,他便試探的問說:「學人想請問老師,當初菩提達摩祖師不遠千里從西天來到東土,究竟是為了什麼呢?」

馬祖道一禪師抬起頭,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只是隨口招呼他說:「你先禮拜再說吧!」

水潦禪師聞言,才剛剛禮拜下去,馬祖道一禪師忽然間舉起腳來,就狠狠地朝他踢了過去,將水潦禪師踢倒在地。


水潦禪師當下大悟,當他從地下爬起來的時候,忍不住拍手哈哈大笑,欣喜地說:「哎呀,奇妙呀,奇妙呀!原來佛法裡的百千三昧、無量妙義,全都在這裡了。」說完之後,就歡天喜地禮謝而去。

水潦禪師後來住山接眾,經常告訴門下的學人說:「『自從一吃馬祖踏,直至如今笑不休』。各位,你們知道嗎,當年我自從吃了馬祖道一禪師的那一腳之後,至今仍讓我回味不已呢!」

世界宇宙之中有各種不同的頻率,只要頻率通了,到處都是通的;就如畫龍點睛、馬祖一踢。可是對於不用功的人,你就算把他踢死了也沒有用,但是在關節時刻的那一踢,就是「萬古晴空,一朝風月」,所謂「自從一吃馬祖踏,直至如今笑不休」,這真是耐人尋味啊!

 

文章出處:人間福報 2011/ 5/ 22

文章作者:星雲大師

轉載網址:http://www.merit-times.com.tw/NewsPage.aspx?Unid=226886

shinwu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河南汝州的首山省念禪師,俗姓狄,山東萊州人,是北宋初期臨濟宗的禪僧,為風穴延沼禪師的法嗣弟子。他開法於汝州首山,為第一世,也曾駐錫於汝州葉縣寶安山廣教院及城下寶應院等地弘法,有《首山省念禪師語錄》一書傳世。

有一天,有一位年輕的學僧想瞭解自己的禪功進展如何,於是便前往參禮首山省念禪師。

學僧見到首山省念禪師,一開口便探問說:「請問老師,假設今天有甲、乙兩條龍要爭奪一顆明珠,那麼這顆明珠,會由那一條龍得到呢?」

首山省念禪師微微一笑,反問他:「那你認為呢?」

學僧搖搖頭,說:「學人不知,還請老師指點。」

首山省念禪師看著學僧,鄭重地說:「得到者失去。」

學僧聞言,仍然不死心地繼續追問:「那麼,得不到的又如何 ?」

首山省念禪師睜大眼,大喝一聲說:「快說,快說,明珠在什麼地方?」

學僧正待開口,可是首山省念禪師不等學僧說話,就把他的口摀住說:「不能說,不能說!」

年輕的學僧終於有悟。



有的法能說,有的法不能說。法,該說的,不該說的,都要契理契機。佛陀說法四十九年,卻講一字未說,真理法爾如是,說了也等於不說。可是,表彰佛法又少不了語言文字,所以,當得要說的,也不能保留。

因此,該說的就快說;不該說的,還是封口為好。是快說呢?還是封口呢?那就要視情況而定了。

 

文章出處:人間福報 2011/ 4/ 25

文章作者:星雲大師

轉載網址:http://www.merit-times.com.tw/NewsPage.aspx?Unid=224284

 

shinwu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禪門有「五家七派」,即所謂臨濟、曹洞、雲門、法眼、溈仰五宗,再加上黃龍、楊岐二派。

說到黃龍派,其開山慧南禪師,在江西廬山歸宗寺擔任住持之際,某天晚上,寺院裡忽然發生火災,熊熊大火很快波及到各個殿堂,全寺大眾紛紛逃離。

這時候,黃龍慧南禪師的弟子延慶洪準,忽然發現住持竟然還端坐在蒲團上,他扶起黃龍慧南就想往外頭奔逃,沒想到卻遭到禪師的斥退。

眼看火舌即將延燒到禪床,心急不已的洪準懇切地對黃龍禪師說:「老師縱然厭棄世間,可是您繼承自石霜楚圓禪師的大法,以後將由誰來弘傳呢 ?」

黃龍禪師經洪準這麼一勸,這才起身離座,離開方丈室。

歸宗寺這次的祝融之災,不但使寺院燒個精光,連方丈黃龍禪師也因此被牽累入獄。他在牢獄中,沒有吃獄卒送來的食物,還經常被藉故拷打,可是他不願牽連他人,只說全部都是他個人的過失。

兩個月後,六十天未曾進食的黃龍禪師,終於被釋放出獄。黃龍禪師的師弟翠巖可真,一聽到師兄被釋放的消息,趕緊前往迎接,沒想到才走到半途,就遇到了黃龍禪師。

翠巖可真看著鬚髮未剃的黃龍禪師,整個人形銷骨立,落魄潦倒,心中非常難過,泣不成聲地說:「師兄,您怎麼變成這副模樣呢?」

黃龍慧南禪師只是目光炯炯地瞪著師弟,喝斥說:「你這俗漢 !」

可真禪師又說:「您在監獄裡受苦了。」

黃龍慧南禪師一聽,說:「你不知道熊熊大火燒毀了道場,建設了監獄嗎?道場或監獄,對禪者有分別嗎?」

師弟可真禪師聞言,不敢回答。

黃龍禪師就淡淡地說了一句:「都不必去分別也!」

一個修行人,要有處變不驚的精神。黃龍慧南禪師雖歷經火災的磨難,但對他的禪心並沒有影響;身形消瘦,或與健康有關,但與修行無關。所以可真的問話,是看輕 了黃龍慧南禪師的修持,因此黃龍禪師才說他是個俗漢。可真禪師還不知道進退,又加一句「你在監獄受苦了」,黃龍禪師才感慨地反問,道場與監獄有分別嗎?

這話就是說,一個頂天立地的禪者,到處都是道場,在寺院裡,固然是道場;在監獄裡,還不也是道場嗎?如地藏王菩薩之「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」,正是以地獄作道場來度眾生,又有什麼好計較的呢?

 

文章出處:人間福報 2011/ 5/ 09

文章作者:星雲大師

轉載網址:http://www.merit-times.com.tw/NewsPage.aspx?unid=225620

shinwu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